冰沙

漫威DC通吃,cp杂食者,混欧美圈,TFP超英爱好者

【应梗】超人五次与AI交谈,一次他找到蝙蝠侠

蓝:

简介:瞭望塔上装备了一个蝙蝠AI。


(我难得开一次点梗,结果你们就这么弃疗?)


作者撑着38°高烧烤出来的甜饼,含着泪也给我吃下去!


————————————————————————


0


瞭望塔上装备了一个蝙蝠AI。


在鹰族入侵地球所带来的全球性危机中,为了摧毁外星人的阴谋,财大气粗的蝙蝠侠决定开着瞭望塔去砸鹰族基地。其壮举在令众联盟长老感叹“还有这种操作”之余,也彻底把瞭望塔送入废品焚化炉。


此次事件过后,由韦恩企业牵头的几大财团注资重建瞭望塔。为减轻值班人员的负担,升级后的瞭望塔主机中额外装备了一个AI系统,旨在对地球上发生的事件进行分析处理并在人员短缺时充当联络者。


为提供更优秀的用户体验,AI系统采用了最新型的全息投影技术;而鉴于AI出资方与核心技术提供方均为韦恩企业,全息投影毋庸置疑地采用了蝙蝠侠的形象。


闪电侠第一个对此提出了抗议。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把它设计成布鲁斯·韦恩?布鲁西宝贝可比蝙蝠侠赏心悦目多了——至少他会笑!”


“我认为这是个好设计。”神奇女侠说,她伸手去触碰全息影像的面罩,那个虚幻的投影灵活地歪头躲开,“在天堂岛上我们也会为英雄塑像,这是为蝙蝠侠在此事上所做出的贡献表示敬意。”


超人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有加入参观蝙蝠AI的正联团。老实讲,他并不讨厌蝙蝠侠,但在瞭望塔里放一个蝙蝠侠等身手办?


emmm……如果他不小心对这玩意儿硬起来是不是有点变态?


而且能够随时随地在办公及非办公时间看到蝙蝠侠,大概不是一件会令人特别高兴的事。


早已看穿一切的火星猎人怜悯地看了超人一眼。


1


第一个发(开)现(启)AI(新)隐(世)藏(界)功(大)能(门)的是闪电侠。


全世界速度最快的男人接受新事物的速度也迅速到令人发指,他很快接受了值班时身边有一个蝙蝠侠投影的设定。


毕竟投影再像蝙蝠侠本人也是个假货,而它还可以帮忙查看监控,让闪电侠有更多时间吃零食刷推特。


“值班时在蝙蝠眼皮底下光明正大地吃零食一直是我的梦想。”闪电侠对和自己一起值班的超人说。


超人从未听过如此厚颜无耻的梦想。


这时一直像背景板一样站在他们身旁的蝙蝠AI忽然用蝙蝠侠阴森森的声音开口——


【这就是你在值班时用超级速度吃东西的理由?】


即便是同样有超级速度的超人,也没能及时拦住一个在蝙蝠侠冷脸下狼狈逃窜的闪电。


于是超人只能和一个AI大眼瞪小眼,直到绿灯侠从外面走进来。


“我们可能需要补充一些食物。闪电侠刚刚把整个瞭望塔所有的碳水化合物搬进房间,包括火星猎人的最后一块奥利奥。”绿灯侠说,指着走廊尽头属于闪电侠的休息室,“无论你相不相信,他难过时吃东西的速度是平时的2.5倍。”


超人看向那扇门的目光就带了敬意,虽然他有钢铁之胃,但他从来没有尝试过一顿饭吃半吨。


“我真好奇布鲁斯知不知道这件事,考虑到瞭望塔上储备的物品都是他划拨的经费。”超人心有戚戚地说。


【我知道。】


一旁的蝙蝠AI回答。


【而我通常会在计算战损时多加个零头。】


2


继闪电侠开发出蝙蝠AI的隐藏功能后,正联的其他成员养成了值班时与AI聊天的新习惯。


第二个吃螃蟹的人是神奇女侠。


亚马逊公主总是比其他人更喜欢打直球,但当你的同僚是蝙蝠侠时,你很难把你想告诉对方的每一句话都说出来。


更确切地说,蝙蝠侠总有本事把那些“你想告诉他的话”统统排到“和他吵一架”后面去。


于是超人有幸目睹神奇女侠和那个有蝙蝠侠外形的全息投影聊天,而看起来公主在这次谈话中唯一的目的,就是用溢美之词让对方死机。


“……令我尊敬的不仅仅是你的智慧与高贵,还有你的温柔、执着、勇气和牺牲,你是人类正义与美德的标杆。蝙蝠侠,你是真正的英雄。”


【戴安娜,你总是见人之善,远逾其所有。】


“人类之事常令我迷茫。”神奇女侠坐在漆黑的投影面前,如对神父告解,“我确实受到上次事件的启示,希望陪伴史蒂夫度过我们能拥有的全部时间,却无法忍受见他躺在病床上,一日日步入冥府。”


【让你的心指引你,戴安娜。人类寿数短暂,然爱永恒。】


神奇女侠又在全息投影面前坐了一会儿,才走出来与超人换班。期间她和投影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但超人一个单词都没听进去。


等到戴安娜从轰鸣隧道离开,他立即冲进主控室,愤愤不平地指责那个不合格的人工智能。


“布鲁斯究竟是怎么设定你的?你刚才都ooc了!”


【倾听女士的话并做出积极回应是男人的最低标准。】AI回答,【肯特,这就是为什么你约不到路易斯。】


超人从脚尖到头发丝都因为这句话尖叫起来——


你这是污蔑!它们辩解着,我约不到路易斯是因为我想把屌戳进一个男人的屁股!


3


听到绿灯侠和AI的聊天时,超人本不打算插话的。


如果他没有被毫无预兆地卷入这场谈话里的话。


“……我很抱歉,蝙蝠侠,莎耶拉的内疚痛苦远胜于我。而我们并无勇气站在你面前恳求原谅,因我们恐惧宽恕更甚内心的折磨。”


【或许你可以和超人谈谈。】


门外的超人表示他真的已经受够了蝙蝠侠把一切麻烦都丢给自己的习惯,更不用说蝙蝠AI竟然完美复制了主人的恶习。


超人粗鲁地闯进主控室,示意绿灯侠自己想要和AI单独说几句话。


“你难道期待我代替你原谅他吗?”他质问道。


【我只是觉得你更了解“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这个命题。】


哦操。


砸烂一台AI需要赔偿蝙蝠侠多少钱?


超人克制着自己想要扩大战损的冲动,他双眼发红地盯着全息投影,仿佛要透过这些电信号和二进制码直接看到躲在后面的那个人。


“听着布鲁斯——虽然我觉得你可能听不到,但是听着,超人已经不、喜、欢、路易斯了!”


所以自己是这样一个胆小鬼。超人悲哀地想,可以对着一个全息投影大喊大叫,却不敢在布鲁斯面前将同样的话重复哪怕一次。


【节哀顺变。】AI说。


这AI就他妈的是个残次品吧?!


4


超人真正确定蝙蝠AI出了故障是在一周后。


和他一起值班的绿灯接到OA的紧急传唤,在他保证可以独自监控全部的显示器后,主控室里就只剩下超人和那个全息投影。


经历过鹰族入侵造成的正联减员后,超人比他还不认识任何一个超级英雄时更容易感到孤独。从前这种孤独只出现在当他独处孤独堡垒,或者在外太空俯瞰地球;而现在哪怕身处瞭望塔,被正联的同伴环绕也无法减轻分毫。


独自在空无一人的主控室盯着三小时监控画面后,超人决定和AI聊天以打发时间,而这个行为仅仅在三分钟后就让他后悔不已——


“你喜欢什么颜色?”


【黑色】


“你喜欢什么花?”


【满天星。】


“喜欢的电影呢?”


【灰幽灵】


“咳,我喜欢你。”


【我也是。】


超人表示自己受到了十万吨的伤害。


“我觉得这个AI出问题了!”超人指着全息投影,一脸严肃地对其他人说,“我建议大家轮流对它告白,然后我可以通过它的回复方式确定它是否有故障。”


接到超人紧急呼叫而赶来瞭望塔的几人都用看疯子的目光看着他。


“不过这听起来还蛮有趣的?”闪电侠跃跃欲试地看着主控室里的AI,“对蝙蝠侠告白,这件事绝对可以写进‘人生必做一百件事’的清单里。”


小红人当先走向蝙蝠AI,其他人都扒在主控室门框上紧张地看着他。


“我喜欢你。”闪电侠说。


【不,闪电侠,我不会增加瞭望塔的零食预算。】


“我喜欢你。”戴安娜说。


【谢谢,戴安娜,但我必须提醒你,在我身上练习对史蒂夫的告白没有任何用处。】


“我喜欢你。”被闪电硬拉到AI面前的绿灯侠说。


【绿灯,不要加入他们的恶作剧——哪怕闪电求你也不行。】


火星猎人拒绝参与此次集体活动,知晓一切的男人看超人的眼神就好像看一个傻子。


5


火星猎人从不与蝙蝠AI交谈。或许因为他可以阅读人心,所以没什么无法直接询问蝙蝠侠而需要从AI这里得到答案的问题。


直到正义联盟又一次遭遇攸关人类生死存亡的问题。


事情起源于一个故障的母盒,它在地球上方召唤出一个黑洞。一旦黑洞成型,整个地球都会被吞没。


唯一的解决方式是在黑洞完全成型前,近距离引爆瞭望塔的动力核心毁掉母盒,蝙蝠侠曾经就此做过一次类似的示范。但他们需要一个驾驶员,而这次行动十死无生,即便是超人也无法从黑洞中脱身。


【我可以驾驶它。】正在分析情况的蝙蝠AI提议,【我可以链接瞭望塔的主机。】


正义联盟的其他成员利用他们仅有的一刻钟完成了投票。


戴安娜和闪电侠反对牺牲蝙蝠AI而超人和绿灯侠做出了更加理智的选择。


火星猎人弃权。


身处哥谭的蝙蝠侠投了赞同票。


于是其他五位英雄登上宇宙飞船,距离他们不远处,收起太阳能板、解除副走廊的瞭望塔正在进行最后一次加速。


超人甚至不敢看这一幕,他不可抑止地想起一年前,蝙蝠侠以人类之躯驾驶瞭望塔摧毁鹰族建造的力场。


瞭望塔在穿过大气层时被彻底点燃,超人在另一个战场上看着火球坠入沙漠,如上帝降下天火。


——英雄用双手捧着世界,而无法抓住自己最爱的人。


超人甚至拼不回蝙蝠侠完整的尸骸。


如今的一切仿佛是那场战斗的重现,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唯独火星猎人拿起飞船上的通讯器,最后一次接通瞭望塔。


“你不应当在此事上隐瞒他,蝙蝠侠。”这是火星猎人与蝙蝠AI说的第一句与最后一句话。


【荣恩……你比所有人都更清楚……人们为什么……要保守秘密。】


某种明悟如闪电划破层叠的乌云,超人猛地撞开挡在前方的火星猎人,发疯一般扑向通讯器。


他不知道火星猎人读心能力的界限在哪里,但他十分确信对方不应当能够读取一段二进制代码的内心。


“是你吗?布鲁斯?是你吗!”


【(电子音)数据……错误……请……重新输入变量。】


“布鲁斯——”


【(杂音)】


+1


超人再一次来到蝙蝠洞。


距离他上次踏入这里已经过了很久,洞内的一切与他记忆中分毫不差,因此当他站在洞穴中时,才会感觉到如此的陌生。


“你应该走访客通道,超人。”


超人看着监视器面前的黑色靠背椅转过来,哥谭的守护者坐在他的王座上,护目镜后的蓝色眼睛蕴含着年轻人特有的锋锐。


年轻得让他想起与蝙蝠侠的初遇。


迪克·格雷森早已不是超人记忆中穿着红上衣与绿鳞短裤在蝙蝠洞里杂耍,缠着自己要签名的小男孩。鹰族入侵事件后,他继承了蝙蝠侠的披风与身份,一同继承的还有男人的沉默。


“布鲁斯在哪里?”超人问。


“他被葬在哥谭公墓里,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亲自念了悼词。”


超人听到水滴从高耸的洞顶滴落,坠入洞底的深潭。


公墓中野草生长,皮肉在泥土下腐烂。


“你还能够重新制造一个AI吗?”


“如果你指的是一个能够行动思考的、蝙蝠侠外形的全息投影,我想你的孤独堡垒可以制作无数个。”


“我不能。堡垒能够制造出无数AI,但它们都不是蝙蝠侠。”


“我很抱歉,超人,所有你办不到的,我同样不行。”


“但你们已经成功过一次。”


“布鲁斯已经成功过一次。”迪克纠正道,公事公办的解释空洞而疲倦,“布鲁斯喜欢为每一件事做后备计划,包括他自己的死亡。他制造这个AI,目的是在蝙蝠侠的继承人能够独当一面前,继续帮助正义联盟处理问题。而即使没有这场事故,蝙蝠侠的AI也会在不久之后按照布鲁斯设定的程序自毁,它的理论框架是基于当今最顶尖的知识水平设计的,但它终有一天会落后于时代。”


“可布鲁斯又是如何赋予一个人工智能自己的思维方式?”


超人不甘心地继续追问,只要掌握这部分技术,他就可以重新带回蝙蝠侠。


他的布鲁斯。


“哦,那是最耗费精力的部分。布鲁斯尽可能设想了在每一个场景下提供给每一个人的回答,并把它们存储在AI的程序里。”


迪克重新转向蝙蝠洞内密密麻麻的监控画面,超人怀疑他这样做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干,但没有戳破他。


世间有这样一条公理:如果一个穿蝙蝠装的人背对你说话,你不应当觉得对方失礼。


“在瞭望塔重建的那段时间,杰森和达米安每天都要溜进蝙蝠洞,为了把那台AI的主机如期搬入瞭望塔,我不得不先和弟弟们打一架。”迪克若无其事地耸耸肩,视线在摄像头切割出的哥谭碎片中游移,“他们甚至愿意联手对付我这个大哥,而在那之前,那两个家伙每天都要在这里打个你死我活。”


“所以是因为那个AI。布鲁斯为它设定了什么对白?”超人差不多已经猜到真相了,但他还是想知道标准答案。


迪克沉默下来,超人不需要读心术就能知道对方正在经历多么激烈的心理斗争。


最后他自暴自弃地说:“他会说他爱我们。”


“他这是欺诈!”超人忍不住脱口而出,“蝙蝠侠才不说这种话!”


椅背后的迪克爆发出一阵大笑:“没错!因为布鲁斯就是这样的混蛋,将憎恨作为铠甲披挂在身而把爱作为棺木深埋地底——爱着他的人到底要恨他多深,才会去掘他的坟?”


他笑得咳嗽起来,超人只有安静地穿过瀑布离开,留下对方一个人在蝙蝠洞里。


 


超人惊讶于自己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在没有了布鲁斯·韦恩的蝙蝠洞,卡尔·艾尔是个如此彻底的外人。


原来他曾经认识这样一个人,他们共享秘密、弱点、基地、家庭。


而自始至终,他们称对方为搭档与挚友。


超人坐在浮冰上,随着北冰洋水面下的洋流沉浮;直到他从思念中苏醒,抬起手抹过被冻得僵硬的脸,抹下一层细碎的冰粉。


卡尔决定明天在布鲁斯·韦恩墓前献上玫瑰。


无论明天是愚人节还是情人节,无论布鲁斯是不是喜欢满天星胜过玫瑰。


爱情宜早不宜迟。






(我现在有点好奇,你们按这篇文的推荐时是不是抱着独虐虐不如众虐虐的心态)

看了正联预告后开了一个脑洞

今天雷神三和正联一起出了最新预告!

正联预告里有这样一个镜头,老爷看大超的全息投影,就开了这样一个脑洞——

大超复活后老爷带他去蝙蝠洞参观(叉掉)熟悉设备(✔),嘱咐阿福说今天要带超人去蝙蝠洞,让阿福帮忙收拾一下,阿福欣然应允。
老爷本意:摆上自己的制服、作战计划以及氪石,威慑大超,阿福一定懂我的,放心交给他好了

其他人一定要跟着去,老爷觉得没啥就带上他们了,然后众人进入蝙蝠洞的时候,看见了——
屏幕上的“哥谭市孤儿院资助计划”
桌子上摆着大少小时候的玩具(因为感觉其他鸟并不会玩玩具hhhh)
还有——大超的全息投影

老爷:???这跟我想的不一样???

阿福深藏功与名:老爷带同事(?)回家,一定要树立平易近人的温和形象,充分展示其爱心,说不定抱孙子就指日可待了

然而看见这些东西之后的众人,尤其是大超的投影hhh,从此对身边脸黑如锅底的阴森大蝙蝠有了全新的认识hhhhhhhhhhh

大超:
孤儿院资助?玩具?Bruce没想到你是这么善良而富有童心的人!对不起我之前错怪你了!

闪闪:
Batman我也想要一个我自己的全息投影可以帮我做一个嘛!

WW:
Wow原来这小子已经对Superman居心良久了……该怎么助攻比较好呢……

海王/钢骨:这跟我们上次来的蝙蝠洞不一样???

假如加隆是个女孩子
😂感觉撒加一定会成为妹控的样子,去圣域成为圣斗士的时候会骗加娜说女孩子不能当圣斗士之类balabala,然后自己去圣域。
加娜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一路尾随老哥来到圣域😂成为了练习生,结果被老哥发现……
撒加没有办法只能放在双子宫里宠着😂但是加娜照样每天出去野野野,哈哈哈

(据说帅的人都会点进来看→_→
嘿Everybody这里是来自星星的万沙@万里@冰沙(我自己)
只因地球的土太难吃来跟各位客官约稿
话不多说价目表如下↓
头像10-30
同人20-55
Q版全身(一人)20-55
其他的类型请联系我们(≧ω≦)/
大喇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约没关系,扩扩也欢迎
重要的话说三遍:是板绘,板绘,板绘!
手绘的话请小窗我商量
祝帮k的小伙伴像我一样帅气又美丽 o(*≧▽≦)ツ ~ ✧

呜哇哇哇哇!期待已久的小东西们都平安的到家了!谢谢雪糕太太的恩赐啊啊啊啊啊啊 @雪糕小冰柜
精灵超本的太舒服了!看着就跟高端!当然内容也很高端!赶紧锁紧保险柜里!

临摹 了一张大大的画 (-^〇^-) 虽然一点也不像⊙ω⊙@0yongyong0

小时候的大超一发,参考钢躯里的小克拉克~